亚坤夜读丨《兵生活》缝军被(有声)

相链区块链

  ......(节选)

  等到午休后,被套干了,便开始下一项工程:缝军被。

  宿舍的空间放不下,战士们便充分地运用我军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:俱乐部的乒乓球案上、大教室小教室的桌子上“作业”,或是直接将床垫往会议室的地上一铺,在其上面“施工”。

  有些战士是单干户,展开后,一针一线自力更生;有些是联合干,你帮我缝两行,我帮你抻被角,这一要看平时的情谊,二要看时机。要是别人先搭伙了,你再插上一杠子,便有“第三者”的嫌疑了。况且时间不等人,晚上睡觉时还要用,满打满算也就半天时间。

  缝被子,看似简单,可真正干起来,“学问”还真不少呢!

  首先是套被套。将棉胎硬往被套里塞吧,棉花在里面总也不服帖,东凸一块西凹一片,要不就是棉胎比被套长出一块,便跑去向邻床的战友取经,看他们先将被套翻过来展开、铺平,再将棉胎铺展在上面,而后抓住上面一层被套,棉胎由此逐步“卷进”,至收尾处,一定要抓住两角,不然,一是容易角不实,二是容易结疙瘩。

  照葫芦画瓢,总算是套好了被套。

  而后是缝合。先耐心地穿好线,再将针小心翼翼地扎进被子里,针太小穿不透; 用长针, 哧, 扎着了手……摸索着慢慢缝了几针,总算找着了点感觉,可被面的针脚又大又歪,像学步孩子的脚印。

  几趟线下来,总算长长地舒了口气。

  晚上,躺在又松又软散发着阳光味道的被窝里,真有种“有梦不觉夜长”的愉悦。只是想着明天要将这“大面包”再整成“豆腐块”,又将经受一次“铁杵磨成针”的漫长过程了,心里的愉悦又掺上了别的味道。然而,还是很快睡着了,香香的,沉沉的。

【作者:冯紫英】 【编辑:罗亚坤】
关键词:夜读 兵生活
>>我要举报
晚报网友
登录后发表评论

长沙晚报数字报

热点新闻

回顶部 到底部